黏小姐:2017年夏,我仿佛正在经历一场“文革”

2017-07-01
黏小姐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能说话的时代,所有关于敏感事件的言论都会被删除,所有说出有悖当权者思想的账号都会被封杀;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真相的时代,知情者被扼住喉咙,旁观者被蒙住双眼,追问者被剥夺发问的权利。


2017年夏,我仿佛正在经历一场“文革”

全文共2184字,阅读需要5分钟。

我曾一度以为自己生存在一个相对自由的时代,甚至有时会因为某些自由而感到恐慌,尤其在互联网时代,过多的自由往往意味着更少的责任,而责任又往往约束着人类的行为和道德标准。自由使社交网络嘈杂。我们似乎拥有着极大的发声权。我曾因为在微博点名嘲讽某当红鲜肉男星演技差被其粉丝炮轰,也曾因公开发表赞许其他学校学生的反抗精神和表示后悔来到自己学校的观点而被校友群嘲。这些争执似乎都源于我们对他人的评价甚至指责成本极低,因而你会发现社交网络上有很多不带脑子或者脑回路相当清奇的人,而每到这种时候,也确实希望政府及有关政策可以对言论、对互联网进行相关管制措施,整顿风气。后来发现我还是太天真,我所看到的自由是与当权者利害无关事件下的自由,一旦触及到敏感事件,我根本说不出话。

就像近期的几场事件告诉我,声音太多太嘈杂一点儿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发不出声音;社会有各种各样的黑暗面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丝毫没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校园内发生自杀、性骚扰、性侵一类事件的时候,学校通常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低调处理保持沉默,多数时候为了学校声誉,会明令禁止知情者对外透露事件情况,对于私自传播者甚至会加以处罚。因此会有“一人自杀,全宿舍保研”的夸张嘲讽。也曾多次为此类事件感到愤怒,校园内发生恶性事件,作为朝夕生活在此的人无权知道真相对自己加以保护吗?学校的名誉大于受害者的尊严大于真相甚至大于学生的人身安全吗?最近发现国家尚是如此,更何况一所小小的学校呢。

和谐,比什么都重要。

北电性侵事件最后的调查结果、处理方式和真相我们不知道不能说不能问不能有观点不能评价,国家体育总局中国男乒究竟经历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不能说不能问不能有观点不能评价,LIU小波是谁怎么了我们不知道不能说不能搜索不能打出他的名字,保姆纵火事件与物业与政府最终的利害关系我们不知道不能问不能有观点不能评价,同性恋是淫秽色情是和乱伦、性变态、性侵犯、性虐待及性暴力并列的低俗趣味不正常性关系我们不能反驳不能相信科学不能传播自己甚至正确的价值观,我们无权登录外国的网站我们不该看到国外的世界我们就像回到了闭关锁国的年代。

说实话,我所坚持的科学和正义,我所相信的自由和平等,全都被扼杀。

鲁迅说“中国人不敢正视各方面,用欺和瞒,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还自以为是正路”,八十多年过来了,我们还多了一条路,是堵住你的嘴。因此,我们生活在一个不能说话的时代,所有关于敏感事件的言论都会被删除,所有说出有悖当权者思想的账号都会被封杀;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真相的时代,知情者被扼住喉咙,旁观者被蒙住双眼,追问者被剥夺发问的权利。

说真的,我不知道所谓“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努力传播体现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的优秀作品”意在何为。可我发现,当代中国的价值观念是不接受任何合理的多元化价值观的独裁者,是抹杀一切个性的刽子手。我不知道当代政府所追求的所谓的“和谐社会”所坚持的“正确的政治方向”是否一定会让社会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我知道无论如何这样下去都一定是一场悲剧,因为“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是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他要毁掉的是所有独立的思想所有理性或感性的声音,只保留那最“真善美”的一个。

这似乎很像《奇葩说》第四季半决赛的辩题“要不要喝愚人井里的水”,把臭的当成香的,把错的当成对的。

姜思达说“只有一种对错一定是可怕的,一定是错的。我们坚持的,不是我们一定对,而是我们心中认为的东西,应该存在。多元价值观不可怕,全世界只有一种价值观才可怕。所有社会想要良性发展,必须坚持多元,你们有你们的标准,我有我的标准。”这很像在对当今当权者的善意提醒。

就例如你可以不支持同性恋,但你不该遏制它的存在甚至称他为低俗淫秽,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对德国的同性婚姻法案投了反对票,但她同时也表示她希望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带来更多地社会和平。

我庆幸我和我身边大多数的朋友骨子里还流淌着理想主义的热血,我们保持愤怒,我们不想妥协,我们不甘被遏制我们被该有的权利,我们执着于黑暗和丑陋背后的真相,可我们同样弱小、卑微、无可奈何、无能为力。我们飞蛾扑火、螳臂当车。“人的一切愤怒痛苦都来源于对自己无能的愤怒”,可怕的是,愤怒来势凶猛可往往短暂,人类是擅长遗忘的动物,逆来顺受似乎是生存本性,也许有一天我们梳起了长辫而不自知,我们成为历史洪流中的看客而不自省。可能这时还要感谢这个多事之秋事件的堆积彻底点燃了我们骨子里的逆鳞,让我们统一战线让我们共同反抗,让我们不至于如温水煮青蛙般逆来顺受。

我觉得很可悲,在鲁迅先生过世八十几年之后的今天,我们仍旧要用他的话来表达我们的哀怒“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份热,发一分光。就另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如果他还在世想必会比近百年前还愤怒吧,毕竟“怒其不争”的他会绝望地发现当代国人竟丧失了“争”的权利。最近我时常感觉似乎在经历一场文化的革命,在做这场革命中,我们不能说话,只能做无声而无用的愤怒。但愿是我的错觉。希望所有事出有因的愤怒都能有所交代,希望愤怒的终点不是逆来顺受。

人类如何向宇宙证明我们不渺小,就是理直气壮地对世界说“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world”

2017.7.1 凌晨2:45 天黑了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